I Am Legend

我對這部電影的意見也很大.
只是我不知道我講不講得清楚.
有時候一件事情讓你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
可是就是說不出所以然.
現在就讓我來做個elaborate的嘗試吧.
首先是電影的命題: what if you’re the (almost) last man on earth?
既然假設的命題, 當然不用去考究這個假設有沒有可能,
所以電影在這個命題下, 只要給出一個”還過得去”的前情交代, 就算過得去了.
可是電影裡面的交代, begs a lot of questions.
Will Smith的角色完全沒有給人一種, “he’s being there from the very start”的感覺.
相反, 他給人的感覺是病毒剛開始散播他就去了火星,
地球上的人都死光之後才回來, 並且充滿困惑: where the hell’s everybody?
然後每天播廣播要和失散的地球同胞相會.
想一下這個問題.
紐約的人一個一個被感染, 到最後只剩下他一個.
所以必然經歷了還剩下1000個, 100個, 10個, 9個, 8個, 兩個, 最後剩下Will Smith的過程.
短短時間內, 紐約的人被殭屍感染或者吃掉只到只剩下一個, 可是這1個卻安然無恙的過了三年.
也就是說, whatever has killed the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other New Yorkers one by one, stopped at the last one.
到後面大概為了解釋為什麼Will Smith可以不死,
就有新的交代: 大約有1%的人對這種病毒是免疫的, 只要小心不被殭屍抓到, 就可以活下來.
可是這樣的交代讓情節更不合理.
紐約有800萬人口, 就意味著有8萬人是免疫的. 結果7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人竟然都不小心被殭屍抓到了.
只有Will Smith是最靈敏的那一個, 而他也沒有任何躲避殭屍的絕招, 不過是在每天太陽下山前回家把門窗都關上而已.
所以另外那7萬多人是怎樣? 晚上跑去clubbing嗎?
還有一個不合理的地方是, Will Smith非常準確的給出一個數據: 全世界60億人, 58億人都死了, 剩下的不超過2億.
想必這兩億人裡都是各個國家統計局的人, 即使是這樣, Will Smith三年沒見到人, 也不可能知道.
所以關於前情的交代, 我個人並不是很滿意.
舉這些例子是想要說明, 這是個很不likely的situation. 整個電影的前提就是很不likely的.
或者我真正不滿意的, 其實是這些電影人為的, 刻意的, 拙劣的創造一個並不合理, 卻又絕望得很徹底的情景,
然後去肆無忌憚的挖掘觀眾心底深處的絕望, 焦慮, 孤獨, 與恐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