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就不用信了

罗素在介绍卢梭的时候提到浪漫主义神学观的谬误:“不管我或者全人类如何热烈想望某种事物,不管这种事物对人的幸福多么必要,那也不成其为认定这种事物存在的理由。”从逻辑上说,的确如此——很多人信,不代表这就是真的。罗素不是基督徒,并且写过一篇著名的文章:《Why am I not a Christian》。 可是,罗素这个质疑——尽管在逻辑上成立——却是没有必要的。他的隐含结论是:如果无法证明此物是真,我就无法相信。

但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如果我能确知一件事的真假,那便也就不是信仰了。桌上有个碗,我能看见,但我不会指着它对旁人说:我相信桌上有个碗。我会说我看见、 我知道,但不会说我相信。何谓信仰(Faith)?圣奥古斯丁的诠释很精辟:Faith is to believe what we do not see. (信仰即相信不可见之事物)

世界上的知识有两种,一种我们可以确切知道,另一种却不能。比如明天下午两点朋友是否会依约在咖啡馆出现?只要明天下午两点一到,立见分晓;这是可以确切得知的事。然而,人死后是否有灵魂?当然死了一回也就知道了,能够回到人间告诉别人就更好——可是两件事都不可能,所以这是无法确切得知的事。

值得注意的是,明天下午两点朋友是否会在约定地点出现这件事,只对明天下午两点以后的我来说,才是确切的知识。这件事对于从此刻到明天下午两点以前的我 (或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确切得知的。当然,我可以说,我很信任这个朋友,她几乎从未失约过。不过这时,罗素的话稍加改动便也成立了:“不管我多么相信朋友一贯以来的人品,不管我多么希望朋友能依约前来,那也不成其为认定明天下午两点朋友就一定会到的理由。”

然而,不能确切知道又如何呢?我仍旧会欣然赴约——不管我是无神论者,怀疑论者,还是基督徒。因为宗教信仰不是每人都有,但信仰却是人人都有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