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撒的和上帝的

前天发了一条微博,引起一些讨论。微博原文如下:

 “假设基督徒都不是同性恋,或者基督徒同性恋都不会跟同性结婚,那么基督徒反对同性婚姻在世间法中合法化,是否可以理解为其实就是不准非基督徒不按照基督教的准则在世上生活呢?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干脆反对「不信基督教」的合法性呢(目前是合法的)?很诚恳地问弟兄姊妹们,求解惑。”

 原文限于字数没把背景交代清楚:提出此问的直接背景是这两天美国最高法院正在聆讯的同性婚姻议题。如果最终裁定加州八号提案不违宪,在其持续强制效力下,加州的同性恋人就依然无法结婚。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理解基督徒依据圣经所启示的原则反对同性结婚这个思路。这不是我的疑问所在。只是从信仰角度反对一件事跟反对一件事在世俗世界的合法化是两码事。基督徒虽反对不信,却并不赞成立法禁止人信其他的宗教——毕竟,没有选择的自由,被迫接受的结果也就没有意义。我的疑问换言之就是,基督徒依据圣经而反对的事情多了去了,应该从多大程度上把这些反对实现在法律中?别忘了,纯粹出于表达的反对没有强制力,而一项法案一旦通过,就适用于一个政体中的全体公民,不管他们信不信上帝。如果说基督徒本来就不会跟同性结婚,不管其所在的社会里同性婚姻是否合法,那么,基督徒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难道归根结底不就是在反对不信的人在世俗法中跟同性结婚的权利吗?从没有强制性的劝导人接受基督教的原则,走向具有强制性的推动立法迫使人接受,这样做从福音的角度来说意义何在呢?

 不少基督徒应该都会同意,信与不信是良心自由范畴内的事,即使用法律规定不准不信,也并不会造就一个真诚的基督徒。但用法律规定不准同性结婚不也是这样吗?难道一个本来可以跟同性结婚的无神论者,由于加州八号法案的通过而无法跟同性结婚,就会因为少了这一件行为而离基督更近些了吗?只要这人不信,不管他能不能合法跟同性结婚,又有什么差呢?在让这人接受福音以及上帝所命定的婚姻之前,光是用法制手段强制他不能跟同性结婚,除了让这人更觉得受到基督徒的“迫害”之外,又有什么用呢?

 或许我最终的疑问其实是,基督徒应该如何向同性恋者传福音?我个人的观察是,许多基督徒对同性恋的了解,可能跟道金斯老师对哲学的了解差不多。不少基督徒在表达自己观点时所依据的论点往往只有一个:上帝说不能这样,所以不能这样。句号。至于其中那个“这样”所包含的复杂性,仿佛并不重要;这种武断傲慢的话在同性恋者听来有多刺耳,仿佛也不在考量中。从前的传道士走到外国,并不是用自己的语言高喊一句“不信下地狱”就算了,而是走到一个地方就学一个地方的语言和文化,只为在对当地人传播福音时更有针对性。在同性恋议题上,异性恋基督徒若是能效仿这种谦卑,先放低身段,花点时间了解对方,再有的放矢地劝人向主,或许才是比反复念叨一句“神爱罪人但恨罪”要真诚且实在许多的爱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