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译班手记 | 假朋友

两种语言里那些看着相似,意思大不同的词语,在语言学里叫“假朋友”(false friends)。英语和西语里有许多这样的“假朋友”,在医疗界造成的最惨痛误会,也许就要数古巴青年拉米雷斯(Willie Ramirez)的“磕药”事件了。

1980年1月22日傍晚,18岁的拉米雷斯跟朋友外出时突然头痛,然后昏迷过去。救护车把他送去南佛罗里达的珊瑚礁总医院。他妈妈和他女朋友的妈妈都来了,但只有女友的妈妈会讲一点蹩脚的英语。那天下午,拉米雷斯在一家新开的快餐店吃了一个汉堡,此刻两位妈妈以为他食物中毒了。

女友的妈妈反复向急诊室医生说一个词,intoxicado。在古巴西班牙语里,这是吃坏肚子的意思。这个词跟英语里的“intoxicated”看上去很像。不幸的是,后者在英语里的意思是喝醉或磕药了。医生做了初步体检,跟家人一番鸡同鸭讲后,认为拉米雷斯用药过量,并按这个诊断治了两天。

直到第三天请脑神经外科医生检查后,才发现拉米雷斯之所以昏迷,是因为大脑里一根先天有缺陷的动脉破了。医生马上为他做手术。拉米雷斯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四肢瘫痪。他认为如果不是最初的误诊,自己或许还能走路,于是把医院告上法庭。最终案子庭外和解,拉米雷斯获得七千一百万美元赔偿。

拉米雷斯案,每期口译班培训都会讲到。“假朋友”酿成这样的大祸还好并不常见,然而”小祸”却随处可见。我今天因为想到西语和英语中的这个特点,解开了一个困扰我多年的疑团。

事情是这样的。我定期会举办一些跟医疗口译认证相关的讲座,邀请口译班学生参加。偶尔会有学员在回信中说,I will assist(我会帮忙)。我从没在邀请信里提到需要帮忙,也想不到有什么忙是一个来听讲座的学员可以帮的。但这种信不止一次收到,每次都是同样三个字。

渐渐地我发现一个规律。每次说要来“帮忙”的,都是西班牙语学生。我多少觉得,西语学生真热情。然后又有点纳闷,为啥中文、俄语、旁遮普语、阿拉伯语学生就从没主动提出要帮忙。

今早我打开邮箱看到一封学生回信,只有一句话:“I will assist the forum.”又是要帮忙,我内心嘀咕着,attend就行了,真的不需要assist。然后灵光闪现:会不会是学生分不清这两个词啊?再看这句话的语法也不对。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把“attend”放进谷歌翻译里,出来的西班牙语词正是“asistir”!原来不是西语班的学生更热心,而是有些学员误以为西语中的asistir(参加)和英语中的assist(帮助)是一个意思。

每次我都会回复说,谢谢你,到时候不需要你帮忙。我很想知道他们当时内心的阴影面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