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一位你信任的爱人

1

张秦坐在马桶盖上,把验孕棒放在右手边铁皮卷纸筒的顶端,前半截悬在空中。就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她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1:40。二十分钟后她要在四位主管面前做一场报告,但她实在忍不住了,这种不确定性比确定的坏消息还要糟——

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推开。

“……昨天他问我,你想做全职太太吗?”张秦听出说话的是墨西哥同事玛莎。她下意识地把双脚缩进来些。

“啊?你怎么回答的?”俄罗斯同事安娜急切的声音。

“我说那样也不错啊,然后他就说,那我再努力一点。”张秦听到了玛莎的微笑。玛莎两个月前结婚,先生在银行工作。

“太可爱了吧!”安娜说,“不过如果是我的话,除非有小孩,不然我不想做全职太太。”

冲马桶。开水龙头。

“我也不是不想工作,他要是真提出来,我还不一定同意呢。”

关水龙头。

“不过他这么说还是很贴心。”安娜说。

推门。杂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洗手间里重归平静。

张秦的脑袋里一团糟。全职太太?她才26岁。好不容易在纽约大学读完平面通信专业硕士,做了三份实习,在签证到期前找到这份杂志社的工作。公司给她办了工卡,未来六年的工作定了。她的梦想刚刚起步,却来了这么一出。

张秦感觉到身体发热,额头上冒出汗水。她撕下一张卷纸擦额头。她看了一眼手机,还没到说明书上写的3分钟。

2

张秦意识到自己可能怀孕了是在昨天下午。她在公司的休息室泡咖啡时,胃里一阵恶心,就打了一个干呕。“怎么,afternoon sickness吗?”她回头一看是同事妮可。她刚休完产假回来。原本是个玩笑,张秦也的确笑了。但她一下子意识到,月经很久没来了。她的经期向来不规律,所以平时也不注意。张秦回到办公桌后一查日历,发现晚了18天。她的后背一阵凉。她又仔细算了一遍,真的晚了18天。这下她乱了阵脚。最近因为各种报告忙得团团转,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她马上掏出手机发短信给凯文。

“我晚了18天。”

等了四十分钟,凯文才回复。“你还好吗?”

“不好。”

“我们今晚能见面吗?去你公司对面的餐馆?”

“好,7:30在那里见。”

“我尽量,可能会晚到……今天有很多电话会议。提前跟你说一声。”

又是工作。但张秦一点都生不起气来。几天前他们讨论过这周哪几天可以见面,凯文说了今天不行,他的电话会议要开到很晚。起码现在他主动提出今晚见面,说不定还得为此推迟几个电话,张秦觉得,也是诚意了。

剩下的上班时间里,张秦埋头在准备报告中,努力不让自己去想这件事。但是一走出办公室,心里就没底了起来。她走到公司对面的餐厅时,刚好七点半。凯文发来短信说,会晚十分钟,先帮我点一份和上次一样的通心粉。

张秦给自己点了一份沙拉。“还要一杯梅洛。”张秦对服务员说,然后马上就想起了什么,“不不不,酒不要了。”服务员在本子上划了一下。张秦心里又是一紧。她想到过去三周里,参加了两个同事的派对,每次都喝酒到深夜。

二十分钟后,凯文出现在餐厅门口,一眼看见张秦。他走过来,俯身在张秦右脸颊贴了一下,“不好意思,今天实在太忙。我把八点的电话推迟到九点了。”张秦心里知道,他的意思是,他最多只能待一个小时。

“你怎么样了?”凯文把外套随意搭在椅背上,对张秦说。

张秦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孤独。她从下午开始期待这一刻,但凯文的出现并没有带给她一丝安慰。张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地意识到,这终究是女方要独自面对的事。

“做测试了吗?”

“还没。”

“我现在就出去买,我们马上就可以知道结果。”凯文指指餐厅洗手间。

“我还没准备好。”

“好吧。”凯文看着张秦,伸出一只手,越过桌面握住张秦的手。张秦感觉到一股暖流。“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这个决定完全取决于你。你不想要,我陪你去诊所,如果你想把孩子留下来——”

“请你不要叫‘它’孩子好吗?”张秦把手从凯文的手里抽出来。她心里一阵无名火起。

凯文愣住,不知所措。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放下水杯,他看着张秦,“我确实是对乳胶过敏……”

“那我们也该做点别的措施。”张秦其实想说的是,那我也该做点别的措施。她的火气好像是冲着凯文去,又更多是冲着自己来。毕竟自己是同意了的。她没有去想过“万一”的代价。

“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凯文说。

“我不想去诊所,我这辈子都会内疚的。”张秦一着急就说了出来。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说。”凯文很惊讶。

张秦也好像是重新认识了自己。她从来都认为女性应该有选择的权利,但此刻复杂的心情让她明白,有权利做出一个选择,并不会让这个选择本身更容易承受。她只觉得自己好蠢,竟然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如果一切措施都做好,还是怀上了,起码她不会觉得自己不负责任。

“我说了,你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凯文说,“你也知道,我一直想要孩子。”

张秦倒吸一口冷气。她和凯文在一起十个月,大部分时间凯文都在美国以外出差。她欣赏凯文的才华,喜欢他们之间的对话。有那么一些时刻,她对自己说,也许就是这个人了。但几次讨论到孩子,几乎都不欢而散。凯文在家排行老七,想有一个大家庭。张秦是家里的独生女,没有对大家庭的渴望。一谈到孩子,凯文的眼里就发光,张秦就觉得自己在他眼里不再是一个独立人格,而是一个会走路的子宫。张秦说到孩子就头疼。

“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成为下一个艾玛。”张秦说完就后悔了。这有点低级。这太低级了。但这就是她最真实的想法。

艾玛是凯文和前妻的女儿。他们结婚三年就打算离婚。此时前妻却意外怀孕。她是天主教徒,不愿意打掉孩子,而凯文更是做梦都想要孩子。前妻怀孕那年是凯文最痛苦的一年。出于责任要照顾怀孕的妻子,但他发现照顾一个已经不爱的人,还要迁就她荷尔蒙波动带来的脾气,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从那时候开始变本加厉地投入到工作中去。这些话都是凯文自己说的。两人的婚姻又持续了两年,最后还是把婚离了。凯文买下同一栋楼里的一间单身公寓,艾玛一半时间在妈妈那里,一半时间在凯文那里——如果凯文在纽约的话。

张秦打心里觉得,凯文和前妻这样把艾玛带到世界上来是很不负责的。但她又不知道当时除了这样,又还能怎样。张秦见过艾玛三岁时的照片,她抱着一棵大树,回头笑,脸上有一对浅浅的酒窝。

“艾玛的情况不一样。”凯文阴沉着脸说。

“我希望我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里。”张秦哽咽。她的母亲离过两次婚。

“父母离不离婚不是结婚的时候可以预见的。”

“我知道。我不是在说艾玛了,我也不是在评论你的婚姻。但是把一个孩子带到世界上来的时候,起码应该有所准备吧。即使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有理由相信和期待的吧。”张秦说,“我们有这个理由吗?”

凯文沉默了很久。“你想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吗?”

“因为你觉得我们已经到这一步了,还是因为今天这件事?”

凯文没有说话。

张秦用叉子拨拉着盘子里的蔬菜,全无胃口,也想不到还可以说些什么。

“我想回去了。”张秦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给你叫车。”凯文拿出手机。

“不用了,我走回去。”张秦把几乎没有动的沙拉往前推了推。“你还要待会儿吗?”

“嗯。”

张秦起身,穿上外套。她凑过去亲了凯文的右脸颊。凯文很僵硬。她往外走的时候,听到凯文叫了一杯啤酒。

3

回到家,张秦打开笔记本电脑,登陆Planned Parenthood。

“第一步,”网站上说,“医生会给你米非司酮片,还有一些抗生素。米非司酮会阻断孕激素。没有孕激素,子宫内膜就会分解,孕程无法继续。第二步,服用米索前列醇片清空子宫。服用米非司酮之后的24到48小时内服用米索前列醇片。第二种药会让你腹痛,大量出血。在几个小时内,你可能会看到大血块和组织从体内排出。大部分女性在服用第二种药物后的四至五小时内完成堕胎。其他人也可能花更长时间。在接下来的四周内,有少量出血都属正常。对大部分女性来说,药物堕胎和早期流产的症状类似,你可能会头晕、腹痛、恶心、呕吐、腹泻、暂时性发烧或发冷。止痛药可能会缓解症状。不要服用阿斯匹林。如果有一位你信任的爱人全程陪伴,堕胎的过程可能会更容易些。”

张秦关掉网页。明天就做测试。她已经准备好了。

4

此时坐在马桶盖上的张秦又看了一眼手机。已经过了五分钟。她把验孕棒拿到面前。一条线!她反复确认说明,两条线才是怀孕。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浑身轻得可以飘起来。她把验孕棒扔进一旁的牛皮纸袋中,开门走出去。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好像获得了重生。她回到办公桌前,拿起准备好的报告材料,大步走进会议室。

做完报告后,她给凯文发去短信。

“Negative.”

“I have to say I’m relieved too. On a call right now…talk to you later. Perhaps we can celebrate?”

张秦没有回。

第二天一早,她请了两小时病假,去家庭医生那里验血,再次确定了结果。她又让医生开了避孕药。“月经来的第一天开始吃,每天要在同样的时间吃。”医生对她说。中午,张秦在办公室上洗手间时,看到了暗红色的血。她刻意等到下午1:40,吃下了第一颗药。

下班后走出公司,张秦呼吸着四月乍暖还寒的空气,感觉自己跟一场悲剧擦肩而过。这场悲剧差点就会跟着自己,或者跟着一个孩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