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是怎样炼成的

写一写,是为了把这页翻过去。

从选举夜开始消沉了一周。这次竞选过程我没有关注。确切地说,看到川普要竞选,我就觉得此剧不必再追。当时对川普的全部印象是,巨富地产大亨,被原配指责婚内强奸,有个真人秀叫The Apprentice,常被东西岸的电视节目拿来开玩笑。川普选总统,就好像Kim Kardashan选教宗一样,对我来说都是笑话。对笑话的最高敬意,就是一笑而已。川普一路过关斩将,我没有视为警钟,只觉得希拉里赢定了。选举日,大反转。好像跟小伙伴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走,哼着小曲,看着远山,突然被一辆不知从来的皮卡从背后撞倒在地。从水泥地上苏醒过来我才看到,这哪里是什么大草原,分明是楚门的世界啊。

最大的冲击是,没想到自己跟一半的社会如此脱节。当年不管是选出布什、戈尔、奥巴马还是罗姆尼,我都不会怀疑人生。但是川普?那个张嘴就说车轱辘话,可以说出I grab them by the pussy的人,竟然成了美国民选总统?社会的撕裂果然是真实的。大家各说各话,彼此隔绝,根本看不见对方了。

大选后的一周里我都在想,我是怎样为自己吹出这个大泡沫的。

比现在年轻七八岁的时候,很爱讨论政治,总和人在网上吵架。我认为公共参与能改变世界。但我既没有随时心平气和的秉性,又不喜欢自己吵架的样子。后来“想开了”,三观差太多,忽略就行,世界如此之大,何必给自己找罪受?我认为这是一种成熟的表现。然后欣然退回自己的小圈子。与我价值观不同的人,就成了遥远而抽象的群体。对他们总是更容易产生纯粹且激烈的厌恶。就好像看到九十年代抗日剧里的皇军。

这么做的直接后果是,对自己的观点更为坚持。当身边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三观不完全一致的人时,反应就更为强烈。

两年前跟前任在一起时,有一次开车去布鲁克林吃饭。车上我们聊到六十年代美国登月,前任说,也可能根本就没登上过月球。我惊得目瞪口呆。相信这个阴谋论,就跟相信奥巴马是穆斯林一样,应该是那个“遥远而抽象的群体”里才有的人啊,怎么能活生生坐我身边呢?我们争得天昏地暗。到了布鲁克林,前任说,我刚刚是在专心开车,随口那么一说。换成任何一个情商高出两公分的人,也就顺着台阶飞奔而下了,可我对这个有情却无理的说辞完全无法释怀。草草吃了饭,相对无言,各自回家。当时正好来纽约玩的小姨,看我这么早回来就知道不对。我说吵架了。

“为啥子吵?”

“他说阿波罗11号没有登上月球。”

小姨愣了五小时,也可能只有两秒,“你在开玩笑麦?”

“没有。”

“登没登上月球跟你们有啥子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那是阿姆斯特朗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我觉得小姨的觉悟也堪忧,堪忧!

后来前任成了前任,当然主要是基于其他更重要的原因,但阿波罗11号着实也脱不了干系。

从年初起,每周二的部门组会上会讨论跟医疗行业相关的时事。我们的部门主要关注少数族裔健康,员工里有大量拉丁裔、华裔、阿拉伯裔、俄罗斯裔。按理说工作场合应该避免谈论政治,但同事间在社会议题上的观点趋同,根本没有异见,于是每次讨论都在加深我们已经有的意见。

大选前一周的组会上,主管动员大家早点投票。同事凯特突然说,其实我们家有分歧。“我先生说还没想好要投谁。”举坐皆惊。川普都出来选了,还没想好要投谁,这潜台词大家都明白。但是这句话莫名让我心里一暖。这说明凯特和她先生的关系,有更深刻、具体而美好的事情在维持。川普都拆不散的婚姻,是真爱。能被45年前月球上的一小步拆散的关系,可能也不值得拥有。

大选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去教会。和很多基督徒一样,只有在遭遇灭顶之灾时才会想到神。我想知道这个设在纽约上东区一所大学里的教会,会对选举结果作出怎样的反应。

这天讲道的是在东岸出生长大的韩裔牧师Abraham Cho,围绕的经文选自《约翰福音》第13章。耶稣知道自己在世时日无多,对门徒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看到这段经文松了一口气。来之前我有点担心牧师会选一段神帮助以色列人赢了胜仗之类的经文。教会的角度没有让我失望。当然,也有可能连东岸的教会都活在泡沫里,只是这个泡沫我倒不想戳破。

牧师的讲道里泛泛提到彼此相爱,然后话锋一转说,如果因为选举结果,你就开始删除脸书上的好友,这就没什么爱心了。很多人笑。我也开始笑,然后想到了什么,悲从中来:其他人还有得朋友删,我把朋友圈“洁净”得连三观不同的人都没有了。

离开教会之后心情好很多。 政治让我看到人和人的区别,信仰提醒我人的基本处境一致。忽视远比沟通简单,而代价也是大的。人终究是社会的动物。只有互动会加深了解,也可能是我们改变了别人,也可能是别人改变了我们。更可能是彼此都有所改变。把头埋进沙里,该在的都还会在。所以川普的胜利,或许也是契机,让我们不再能心安理得的彼此忽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